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1894》


小短篇,灵感来自E神的1874,超好听啊!
上篇
  2011年7月21号,在singto迎来他十七岁生日之前,他遇到了命定之人。
  因为抽中老师布置下的《濒临灭绝动物观察日记》的作业,他们伤脑筋该去哪里完成作业时,praepailin自告奋勇说起在她表姐的家乡有一种濒临灭绝的红腹锦鸡,她表姐祖上还是个有名的贵族,其实重要的是她表姐在半山腰还有一座没人住的古城堡,这样他们既可以完成作业又可以在古城堡里面探险。
  于是大家伙愉快地决定下行程,隔天singto跟他的几个小伙伴就结伴来到了K市的一个小镇里。不过这个所谓的小镇子跟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这个镇子繁荣得连一般的大城市都比不上。唯一跟大城市不一样的地方大概是这里的人比较盛情跟安逸吧。
  带他们去古城堡的人是镇里的一位老婶婶,并不是praepailin的表姐。据说那位表姐家的一位一百多岁高龄的叔伯高祖病了很久,好像已经快撑不下去,她现在正在医院照顾老人,没有空过来招呼他们了。
  老婶婶将手里的钥匙递给praepailin,随手把红腹锦鸡的活动区域画给了他们,并告知他们不要进深山,放下足够他们一个星期的食材。唠唠叨叨嘱咐好一切,那位老婶婶就离开了。
  第一次来到古城堡的他们,像出笼的小鸟一样乐疯了。m灵机一动,说趁着天色差不多暗了,反正也不能出去观察那个什么鸡,不如他们来个古堡探险吧。
  大家一听都极力叫好,虽然singto觉得这样有点不好,但是被猎奇心里冲昏头脑的小伙伴却没有听从singto的建议,硬拉着他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探险。反抗无效的singto只好被迫同流合污了,他只能尽量看着不要让大家做得太过界。
  一群人点着蜡烛,说是这样更有氛围,于是灯也不开就浩浩荡荡地在古堡里开始游荡。
  古堡里干干净净的,东西少得似乎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想起刚刚老婶婶说过几十年来,这个荒芜的古堡只有那位老人一直住在这里。singto有点佩服他怎么能在这么宽阔又冷清的地方一个人呆了这么多年。即便安静如他,三五天也是极限了。
  这个荒芜又冷清的古堡很快就让这群年轻人失去了兴趣。毕竟这个除了大就是空,安静又干净的地方真的让人提不起兴趣继续探索下去。
  大家便决定回到门口各自拿行李选一间喜欢的房间住下,singto躺在床上时,突然翻身起来。他想起装有摄像机的行李包还落在门口。因为刚刚进来前有点变天,他担心下雨会淋湿器材,有些慌忙跑了出去。
  刚拿回行李包走到走廊,果不其然外面就下起了大雨。singto不由庆幸自己的运气,慢半步,他凑了半年的零花钱就全部泡汤了。他轻轻拍了拍装着心爱的照相机的包包,心满意足抱着东西走了。
  走到半路,他听到风吹着什么啪啪响的声音,还有什么从高处摔下来。好奇的他顺着声音走进一个有点晕暗的走廊,不远处有一个老旧的大木门,木门被一把生锈又古老的锁紧紧锁着。
  虽然singto担心大风把残旧的窗户吹开,然后里面的东西会被吹得乱七八糟。但是他觉得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古堡里有扇门会这么谨慎地锁住,就是不愿意别人进去的。他想了想,决定跟praepailin说一下,让她表姐找相关的人过来看看吧?毕竟他刚才有听到一阵声响,应该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万一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摔坏了就不好了。
  他刚转身离开,外面就刮起一阵狂风,接着传来几声金属撞击木门的声音,接着一个金属撞落地面的声响。
  他扭头一看,大概是锁太老旧了,撞击木门的时候不堪撞击就断开了。singto走过去蹲下捡起锁看了看,这个有一定年头的锁残败地断成几节了。
  看了一下紧闭的大门,里面又传来窗帘拍打桌面的声音还有陆陆续续有东西掉落的声音。singto抓了抓头,想了想,还是放下包包轻轻推开了木门。
  大概是很多年没有人进去过,木门发出沉闷的声音,但是里面却没有想象中的闷臭,里面干干净净的,还有阵阵干花和枯草的香味。
  顺着风吹来的方向走过去,果然地上七零八落掉落了一堆东西,窗户那边还有点雨滴陆陆续续打落进来。singto赶紧过去将窗户关上,捡起地上的东西查看一番。还好离得有点远,雨滴还没有滴到这边,不过看这个雨势,晚点就保不准了。
  看着这个漂亮的盒子沾上了点灰尘,singto邹了邹眉头,用袖子轻轻擦了擦。看着变回干净的盒子,他心满意足地捧着盒子往桌面一瞅。那柚木色的桌子上有一块明显亮色一点的地方能跟这个盒子的形状吻合上了。
  按着泛亮的位置把盒子放回原处,singto不知为何觉得非常舒心。刚想离开的singto,不小心被后面的椅脚绊倒,还好他反应快,顺势抓住桌角稳住身体。但是桌面上的书却没办法逃过厄运,被他撞落。
  看着这本泛黄的记事本掉落在地上,被风吹的哗啦作响。singto心突然揪了一下,这个枯叶般脆弱的记事本,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万一被他弄坏了,主人家该有多伤心。他急忙弯下腰想捡起来,却不小心被里面俊秀又刚强的字体吸引了。
  ——1911年7月21日,晴,新兵营里出现了一个讨人厌的家伙,是个无视军纪强行出头的死小孩!今天害老子老脸都丢进啦!什么没落贵族的世子,不过是个嘴上无毛的臭小子,等着,这笔账老子早晚跟你算账!
  看到日期的时候,singto就知道这是本日记本了,十几年的教养告诉他应该第一时间合上日记放回原位,但是他却像着了魔似得管不住自己的眼睛跟手。每页寥寥无几的字数像编码一样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大脑。
  不知看了多久,他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来一震响声,他回过神来猛得将日记本合了起来。接过电话,是m打来问他为什么出来这么久没回去,是不是迷路什么之类的。他暗自松了口气随便用几句话敷衍过去。
  挂了电话,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摸了摸泛黄又脱落的书皮,总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一瞬间居然有种冲动想将这本日记本据为己有。
  摇摇头,singto小心翼翼地将日记本放回原处,冲出去将门关好,拿起行李包就走回房间。
  不管是晚饭期间还是大家伙玩闹期间,singto总是提不起劲,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他不好意思扫大家的兴,只好安静在一边看着大家嬉闹。好在singto本来就不是个好热闹的人,所以一时半会大家也没有察觉他的失神。
  好不容易熬到深夜,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去找目标的红腹锦鸡,所以大家也不通宵,早早就结束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一旁早就睡死的m,singto却觉得异常清醒了。脑海里面不断回忆着日记本的叙事,他觉得这个看似又凶又喜欢欺负人的日记本主人,其实是个温柔又有担待的士官。他慢慢闭上眼,不自觉地在脑海里描绘出这个人的样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0062!kongphop!”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