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1894》中篇(二)

我果然三章结束不了,长气说的就是我。

中篇(二)

  “你这辈子喜欢过一个人吗?”

  “有。”

  这群娇生惯养的家伙从来也没有遭受过这种罪。虽然刚刚玩得很开心,但热闹过后大家还是很担心。好在他们还是个孩子,困意一上来,就齐齐睡在衣服上躺尸了。

  singto看着烧的火红的柴火,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也许尚未满十七岁的他这样说,大家可能会觉得他怪异。但是在他将近十七年的日子里。他真的时常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拥有命定之人的。但是praepailin询问他的时候,身体比脑袋先行做出来反应。当他回答是的时候,脑海里满是那个模糊又清晰的身影。他一定是疯了,居然会被梦中的自己同化,然后喜欢上一个上个世纪的人、一个虚幻存在在日记中的人。真的魔障了......如是想着,singto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

  ——1914年8月20日,晴转阴,我真的以为我们能就这样并肩作战一辈子。

  原以为可以就这样相守下去。但是随着俩人战绩的累积。他们的能力跟为人终于受到上头的重视,最终还是被晋升然后被空降到了两个不一样的部队里。因为部队相距甚远,他们见面的次数从偶尔能见一次到只有部署战略会议时才能见上一次。

  8月20号,大战队偷袭被反杀,各个战区差点被大规模沦陷。为了重开格局,元帅果断让各个部队分散开来,各个突破。

  战略会议结束,第二天他们就将各奔东西,格局的严峻注定他们短期不会再会面了。arthit人kongphop留下吃饭,俩人之间愉悦的氛围,像是明天只是出门一趟短行旅游。

  吃完饭,arthit给kongphop送行。俩人悠哉地从山上散步下来。走到关卡前,他们做了个道别,arthit望了kongphop一眼,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kongphop盯着他的背影,忍不住上前叫停了他。

  “你记得我说过我家族的传说吗?”kongphop搓着手,眼睛闪烁却又坚定地盯住arthit。

  “山上的白狮?”arthit不确定kongphop的意思。虽然他印象中kongphop差点没把他祖宗八代都给他倒出来了,但是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们鲁洛家族几百年来世代守护着的那只一直生活在深山里的白狮。

  kongphop点了点头,低着头,许久没有开口。须臾,kongphop像下定决心似得,伸手握住了arthit的手。他手心浸湿的汗像要将两人的手紧紧粘在一起。

  “你......”kongphop深吸了口气,“战争结束后你打算去哪里?”

  kongphop的问题让arthit愣了一下。因为侵略者,arthit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寥寥无几的亲戚跟同乡也失去了联系,而家乡也早就被火付之一炬。摇摇头,他大概无处可去。

  “你!”kongphop控制不住手中的力道,狠狠地握住了arthit的手,略显慌张地对着他说,“你要去我的家乡吗?”

  kongphop的话让arthit愣住了,他知道两人的感觉,但在这个冷酷的世道,他们是不能有牵扯的。他没想到,kongphop居然会想的这么远。十九岁还是太年轻了......

  “我、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不相信那里有狮子吗?要不要去看看,顺便看看我的家乡。”arthit的沉默让kongphop乱了阵脚,虽然arthit只比他大一岁。但是他锐利的眼睛里总蕴含着跟他年纪不一样的东西。

  “好。”

  “我那边可是......你说什么?”

  “我说,好。”年轻又怎么样,他不过也才二十岁。在这个年纪就应该享受这个时期的特权——做自己爱做的事。

  “说好的!”

  kongphop咧嘴大笑着,生怕他反悔似得,挥着手就跑了。看着他蹦着跳了两步,又冲了回来。站在arthit面前,他咽了咽口水,从脖子上拿出自己的士兵牌,猛得塞到arthit手掌心。

  “这个给你。”

  “给我?”arthit举起被他硬塞在手里的东西,不是很明白kongphop的意图。那银色的士兵牌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垂落着的链子上还扣着一把金黄色的钥匙。

  “士兵牌上面的是我家的钥匙,这是约定,说好了就不能反悔了。”

  虽然kongphop有点语无伦次,但是arthit还是听懂了他的话。他将带有kongphop余温的士兵牌挂到了脖子上,然后摘下自己的士兵牌挂到kongphop的脖子,“我会保管好的,不会让你回不了家的。”

  “P’arthit......”

  “sing、sing、singto......”singto听到m的叫声,迷迷糊糊地揉了下眼睛。

  “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m摸了摸singto的头,觉得他的体温有点高,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大概是太靠近火了。”singto躲开他的手,笑了笑。他满脑子都是梦后面的事情,日记他只看到了1914年的8月20日那里。他迫切想知道两人后来怎么了,是不是一起去了那个kongphop的家乡。

  他们吃早饭的时候,居然又见到了昨天那只红腹锦鸡。不过这次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打算尾随着这只雄鸡,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

  跟了半天,他们觉得好像一直在原地打圈,根本没有能出去的迹象。Ork表示放弃继续跟着那只蠢鸡,重新另找出路。就这样,他们又顺着太阳的方向走了半天,还是没能走出这个深山。大家都累垮了,特别是心慌意乱起来。singto安慰了一下他们,singto特有的温柔声线,让他们平复下来。虽然知道singto也只是在安慰他们,但是那可靠的气息还是让他们安心多了。

  singto让他们休息一下,他再到一旁看着情况。大家嘱咐他不要乱跑走远了,singto应了一声。他沿着蘑菇生长的方向走着。这时,singto看到了从另一边走过来的身影,即便身形臃肿苍老许多,但是他还是能一眼认出这个人就是arthit。他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朝他这边走来,对着一旁的空气说着什么,但是他听不清arthit的话。只是看到arthit指着他来的那边说了什么。然后站了半响的arthit,弯下腰捶了一下左腿就拿起地上的一根木棍一拐一拐的走了起来。

  “P’arthit!”singto忍不住朝arthit喊了声。但是没想到那人真的停下脚步转过头来。singto心猛得跳了一下,他有点激动的握紧拳头。而对面的arthit东张西望着似乎在找着什么。但是很快他叹了口气,继续撑着木棍略显阑珊走了。

  singto想到了什么,他跑回去拽起休息着的众人,追着arthit的脚步走了过去。很快,他带着m他们追到了那个身影走出了这片深山。

  大家在欢呼雀跃的时候,singto发现已经没了arthit的身影。他借口离开,跑到那个紧闭着的房间里又拿起桌面上的日记本。但是发现日记1919年后在就断开了。他抓着日记本像着了魔一样在书架上翻找着。很快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稍新一点的记事本,他深吸了口气,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

  ——1964年7月22号,阴转暴雨。今天镇里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孩子哭着跟我说她的丈夫走丢了,跟她丈夫一同打猎的人说他好像进到了深山里,希望我帮她找回丈夫。我在半山腰那里找到了她的丈夫,指了一条路让他自己先出去。阴天了,左腿的旧患痛得不行。大概是快要下暴雨的原因,左腿痛得连路都快走不了了。我不想让别人看见,只能在他离开后再找一根木棍撑着慢慢走。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今天好像听到了你的声音。隔了四十四年,我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听到了你的声音。你是过来找我了吗?

  singto想到今天arthit的反应,猛得合上了记事本。1964年7月22号?今天也是7月22号......

  singto觉得心跳的有点不正常了,他心慌意乱地将记事本放回原位,关好门跑了回去。

  见到singto脸色还是那么苍白,m果断拿出药让他喝了去睡觉。吃完药,singto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的kongphop跟arthit分开了。印象中他们从第一次见到到现在三年多,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超过半个月的。没想到这次一别后他们在接下去的六年里没有再见过一次面。

  虽然日子过得艰辛又忙碌,但是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arthit总想起那张刻有星星眼的脸。因为怕情报泄露,arthit连个私信都不敢给kongphop送去。他只能在思念得不行的时候,拿起kongphop的士兵牌跟钥匙一遍又一遍地抚慰着。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kongphop那边的情报的字迹变得如此的熟悉。arthit看着kongphop一笔一划撰写的报告,深有领会的笑了。他摸着印有kongphop字迹的纸,看着kongphop写下的东西,心总算安定了许多。就这样,他们两个部队的情报就由他们两个长官包揽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用这种方式告知对方自己的情况,告知对方自己依然安好。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