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1894》终章结局二

这个结局是写给我自己的脑洞,里面有悬疑有灵异,我已经没有写得恐怖阴森了,要是你们还说怕我也没办法。(也是从中章下接着的)

结局二

  “你脸色怎么越来越差了?”m觉得自从来到这里后,singto的精神状态好像越来越差。神游、嗜睡,总之看起来就是不大正常。

  “嗯,大概是着凉了。”singto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事。走了,再不下去就赶不上日出了。”

  虽然敷衍过去了,但是singto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大概是不太好的。看到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时不时脑海还浮现日记本的内容,摸着被他偷偷收入怀中的日记本,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这里真的太美了,一点人工痕迹也没有。”praepailin站在崖边看着日出边深呼吸着。这年代,但凡有一点俊秀的山林都被修建成景点了,哪里还能见到这么钟灵俊秀的地方。

  “也是奇怪,K市这么繁荣,这里却半个人影也没有。”m觉得太奇怪了,就算是不用来建旅游景点,但是建农家乐啊、度假村啊都完全没问题啊。而实际上却是荒凉的连来踏青的老人小孩都见不着。

  “也许是地方政策的问题吧?管他的,走吧。”Ork跑来拍了一下singto的肩膀,“sing,你看什么呢?”

  “嗯,没事。”收回视线换掉凝重的神情,随意敷衍了一下,singto笑着跟上了大队。

  一群人爬了半天山,选在河边休憩一下。吃完午饭,正午的太阳晒得有点闷热。拿着树叶扇着、热的有点头脑发热的Ork突然灵机一动,指着不远处的溪流提议大家伙下河玩水。这个提议很快得到大家的肯定。一群人像个二百斤的孩子似得,兴致冲冲地往河边跑去。

  借口感冒的singto,则是一个人远远坐在树下看着那群人兴奋的下水玩闹着。他偶尔警惕地朝四周望去,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在心里愈演愈烈。

  看着水静无波的四周,他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早上在卧室无意中看到的日记本细细品读起来。

  ——1920年5月3日,晴,东部那边出了动乱,他收到伏击,腿部受了枪伤,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1920年5月5日,小雨,听说那颗子弹的弹头穿过骨头嵌得太深了,周围都是神经线,根本没办法取出来。他已经昏迷了两天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1920年5月10日,阴,他度过了危险期,终于醒过来了,那颗子弹会不会影响他的行动......

  脚受了枪伤?他指的是kongphop吧?singto看到这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没来得及细想,河边那边传来大家的喊声,singto随即揣好本子就朝那边跑去。

  “怎么了?”singto看着大家伙大喊着,脸上惊慌地冲上岸来。

  “有有有、有蛇!”

  singto看着大家指着树根在大叫着,有种莫名的感觉。虽然对大家集体看错那个并不像蛇的树根有点奇怪,但是他还是示意大家冷静下来,指着树根说,“你们冷静点,那只是树根而已。”

  看清的大家虽然松了口气,却浑身疲惫不堪,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大家伙决定麻利地收拾好东西,回古堡了。

  回到古堡的大家都觉得越发眼困,即便只是下午,大家都选择回房稍微午休一下。

  躺在床上,singto很快进入梦中。梦里,singto又看到那个将他从深山带回来的身影了。那个人拿着剪刀弯着腰在庭院那里仔细地修剪着,那不便的腿脚显得身体格外苍老。singto默默地在他背后跟着,看着他如往常一样一个人打扫着房间,一个人整理这书房,一个人做着平时做的事情。一切显得和谐却又有点怪异......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转过身面对他的时候,那熟悉的轮廓猛得将singto惊醒了。朝窗外望去,阴暗的天色有点分不清时间,singto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2011年7月25日05点45分。

  singto朝另一张床看去,m抱着枕头睡得很是香甜。那股诡异感又上来了。所以他们是都睡了一天了?

  打开小台灯,singto从背包里取出arthit的日记本又继续读了下去。但是日记还没有写到一半就断开了,后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内容了。他觉得越来越奇怪了。想了一下,他拿起日记本翻身下床朝那个房间走去。

  走廊上空荡荡,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又出来了。singto拿起手电筒朝厅内寻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心跳的越来越厉害了,压抑住不安,singto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去那间房子,他觉得答案应该就在那里。

  走到房间里,他拿起之前的几本日记本再翻看了一番,却发现时间线上断了三十一年。按arthit那种每日都要把事情简单记上两句的性格,时间断开的跨度不应该这么大的?即便是打仗的缘故不方便或者没条件写,但是六十六年前战争就结束了,还有六年的时间线呢?

  果然,singto发现了放在抽屉里的日记本。这些日记本的书皮比起之前那些日记本新了很多。

  ——1945年10月1号,我方部队全面攻陷敌方根据地,敌方首领终于答应在投降书上签字,这场打了三十三年的战争,虽然艰难无比,最终还是胜利了。终于我能信守承诺带你回我的家乡了。

  ——1945年10月18号,漫长的旅途结束了。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乡,见到阔别三十四年的母亲。四十九岁的母亲站在城门口静静地慈祥的朝我笑着,瞬间,我觉得自己小了几十岁,冲入母亲怀里的自己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母亲像明白我的悲伤似得,待我平静下来,带着我到了传说有着白狮的深山里。她让我把你留在那里,她跟我说,我们家族的那只白狮会守护着你的灵魂的,我们主家每一个人逝世后都是葬在这里的。终究我把你留在了那里......

  越读下去心中的诡异感越强烈,singto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明白了。他怎么有种当年牺牲的人其实是arthit的感觉......

  突然他像想到什么,把所有日记本一本一本按时间顺序打开有序地排放在一起。

  字体不一样......singto看着45年前的字体俊秀又刚强,跟45年后的字体工整、苍劲有力中又带着点挥洒自如的完全不一样。

   singto想着,又将房间翻看了一遍,终于在小箱子里面找到一封信一本记事本。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的信了,我从来也不知道原来白天也可以这么阴暗。前段时间,我总觉得心神不宁。没想到再接到你的消息时,却是永别。我不知道是怎么忍住才能不哭出来的。摸着你仅留的钥匙跟士兵牌,可再怎么难受,我却不能为你停下脚步——1920年10月18日。】

  所以,当年牺牲的果然是arthit吗......但是,后面是怎么回事......singto犹豫了一下,打开了记事本。

  ——1947年1月1日,这天,母亲在睡梦里再也没有醒过来。看着被病魔折腾了这么多年的母亲,难得睡得这么安详,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握着母亲的手,我在她的床前跪了下来。这个善良的人,独孤地替不孝的我守着这个偌大的家族,我却还没来得及报答她的恩情时,她就默然离去了......

  ——1947年5月1日,听说S市有妹妹的消息,我在那里找了一个月了,却还是失去了线索,不知道她是否安好......

  ——1948年1月1日,最近我总能朦朦胧胧地看到了你的身影,像是又回到了三十几年前,我们搭档合作的日子......

  ——1948年5月1日,现在都不能在梦里见到你了,但是清醒的时候却能越来越清晰地听到你的声音了......

  ——1949年1月1日,阴,我发现最近吃的东西越来越重口味了,yord总念叨我年纪大了就该忌口点,但是什么东西不加点辣椒的话我就有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1949年5月1日,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习惯写日记了,即便没有什么事发生,还是习惯记上两句话。对了,我正在隔壁装修书房,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一定要将书房弄得跟图书馆一样......

  ——1950年1月1日,晴,你还记得跟我一同入队的yord吗?他现在连曾孙子都有了,那老头开心地脸上的褶子都快将脸埋了。

  ——1950年5月1日,大风,今天,yord突然跟我说,我越来越像你了。头发留得越来越长,一把年纪还梳个大背头,原本在家都喜欢西装革履的我,现在连穿个衬衣都喜欢挽起来,连扣子都不好好扣。他还说从背后看我,活脱就是另一个你。当然了,你可是一直活在我身里......

  ——1951年,1月1日,雾,你母亲已经过世四年了,我终于找到你妹妹的孩子了......

  看着看着,singto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将日记本合上,连同信封一起放回了小箱子。他不知道执念多深才能活成对方的样子,他只知道这份沉重快将他淹没了。

  一阵风铃声传来,singto觉得脑袋又开始晕沉了,迷迷糊糊的他拿着日记本就晕睡了过去。

  “怎么样?”

  “他今天没有吃到药,我再给他灌点药。”

  “你个蠢货,今天差点坏了大事,万一他们一群人起疑心了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praepailin突然换了瓷罐,那罐东西明明是煮给他的!没事,大师说明晚就能将对方引出来了。”

  “你最好别再出状况了!”

  ......

  “醒了?”m丢下苹果核走过来摸了摸singto的额头,“嗯,烧退了,你可真行啊!睡了一天了。”

  “我睡了一天了?”singto动了动有点僵硬的手脚,歪头看了一下手机:2011年7月26日20点45分。

  singto起床打算梳洗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阴天暴雨的原因,水龙头的水格外地冰凉。他捧了一掬水洒到脸上,抬头的瞬间却在镜子里面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惊得连连后退了两步,回神再看时,镜子里的只余下一脸吃惊的自己而已。

  m听到了动静走过来询问了下,singto定了定神敷衍了过去。但是他呢肯定刚刚的不是错觉,他真的看到了一身军装的自己。

  下了楼,满是困惑的singto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古堡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了,他起身关好餐厅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偶尔夹杂着电闪雷鸣,但是堡内却静悄悄的一点人气也没有,连方才Ork他们打闹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正疑惑着,眼前那个身影又出现了。那人面对着他站着,接着伸出手指着卧室的方向。沿着长长幽暗的走廊走了进去,singto站在大门前思索片刻,还是打开卧的门走了进去。

  大概是主人家忘记了关好窗户,桌面上的纸被吹得满地都是。singto捡起脚下那张,里面写着《五星级度假村酒店的联盟计划》。他将所有的纸张捡起来,粗略浏览一遍,大概是关于将这头山林改建成度假村酒店的计划。从合同被撕毁的情况来看,大概是被驳回了。

  singto回想起近日的异常,答案好像就要呼之欲出了。

  “铃、铃......”singto又听到了昨晚那个风铃声,他觉得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了。双脚不自觉地朝着那边迈去,视线也开始迷糊起来。

  铃声越来越响了,singto觉得脚部越来越沉,有股东西要从自己身上剥落出来。朦胧间,他看到一个人西装革履地站在自己前面,他身后站在一个人穿着道服拿着一个铃铛不停地摇着。

  很快,道士走到了singto跟前,用手在空中比划两下后掌心就贴到了singto的额头。singto觉得头痛得快要炸开,身体有种被掏空的感觉。接着,一股微光在道士手里聚拢。singto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他朦胧间听到“地缚灵”、“消灭”之类的词语。

  在道士决定销毁kongphop灵魂的那刻,窗外传来一阵狮吼声,一头高大俊俏的白狮缓缓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它身后还跟着一个眉目疏朗的少年。只见少年伸手一举道士手里的东西跌落下来化成另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

  白狮在道士准备攻击俩人的时候,冲着那边怒吼一声,只见道士手上的灵器顷刻间碎裂了,那位道士喷出口血后,捂住嘴巴跌跌撞撞地跑了。

  singto努力抬起头想看清楚他们的轮廓,在看清俩人容颜的那刻终于还是晕睡了过去。

  “P’arthit......”

  再次醒来的时候,singto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他身前的一位小姐姐一脸抱歉地看着他。她就是praepailin的表姐,她跟singto道完歉,并将近日的来龙去脉跟singto说了一下。。

  原来主家因为子孙凋零,分家为了抢占主家的地位,就想要把象征主家地位的山林推翻。借口把山林开发成度假村酒店,但是计划却被praepailin的表姐否定了。原本想出歪主意强行炸毁古堡,因为kongphop的灵魂一直没有离开,守护着这片山林,分家的人一直没办法有所作为。最后分家的人无意中发现跟kongphop长得一模一样的singto,找到所谓的大师出谋划策,想用跟singto引出kongphop的灵体。所以用迷药和日记给singto催眠,让他认为自己就是kongphop本人,这样才能让kongphop的灵体附在singto身上,才能将无实体的kongphop擒获。

  好在,arthit一直没有离开,不过因为执念太深的kongphop被困在这个古堡里却无法察觉而已。道士将kongphop从古堡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恢复意识的kongphop跟着arthit跟那头白狮消失在了人群中。

  singto拿着手里的士兵牌,那是昨晚消失的俩人留下来的。他摸着上面的名字,看着窗外的落叶笑了。

  一直守着对方的俩人终于能再次相遇了,这次他们应该能永远厮守在一起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