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

此文灵感来源于草大的《破晓》,哨兵向导太带感了!
设定是ABO加哨兵向导。我这里设定攻受以ABO为主。接下来先给一脸懵逼的童鞋们科普一下(下面字好多啊,其实哨兵向导就是精神力比较强大的人,哨兵负责体能方面的,向导负责精神上的。一般来说Alpha就是攻Beta可攻可受Omega就是受,也有特殊的设定。)
其实他们就是兽性比较强的人类啊!ABO就是不区分男女,而且用信息素分攻受。一般A是总攻B可攻可受O是总受。AO都抵抗不了信息素的诱惑的。O有发情期,一旦进入发情期没有被标记过的O的信息素就会引起A的狂躁,直到他被标记为止。一般A之间会相当厌恶同类的信息素,所以一般O被标记完他身上有其他A的信息素后,他的信息素就对其他A没有了吸引力了。O是具有孕育能力的,而且孕育能力很强,Beta是很难怀孕的,A是没办法怀孕的。
然后哨兵是五官很强的人,他们的能力很强但是精神力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狂躁,如果没有向导的哨兵会狂躁至死(黑暗哨兵除外,但是一个时代仅有寥寥无几的几个黑暗哨兵。)哨兵在攻击时,感官集中到一个点就没办法顾忌其他,这时就需要向导帮他消除周围的威胁。而向导是精神力很强的人,他对哨兵起疏导作用,少数能力很强的向导还能用精神共鸣攻击敌人。一般来说哨兵的量子兽都是比较强的肉食动物,而向导的是草食动物或者是植物之类的。当然都会有例外的。还有A跟哨兵对自己的O和向导都有强烈的占有欲的。mute是普通人的意思。
序章
  “轰!”一声巨响,随后所有的警报都即时响起了,一群黑衣人冲了出来。只见一个满头是血的大汉拿着对讲机大喊:“他们都逃了出去了,立即关闭基地,给我搜!”
  “走啊!arthit,带他走!”
  “不!小gun!gun、gun……”
  听着耳旁断断续续响着自己名字的少年,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
第一章 S家的kongphop
  历元0206年,当时的华夏大地仅由零零散散、大大小小的部落组成。而当时Dark部落的哨兵,因自我优越感膨胀致使其对Mute的奴戮残杀以及对向导的角逐控制,几度场面失控,世界充满了杀戮和掠夺,战争和恶意的侵蚀,整个大地如瘟疫般蔓延着罪恶。最终由Bitter、Hed、Saisioo三人所带领的族群取得了胜利,并分别建立了 SOTUS、Sick、Water是三大帝国。为了哨兵向导跟普通人之间的相互制衡,将哨兵向导集中保护、培养,并订了一系列条例来约束他们,历经百年的诸神之战终于画上了句号。
  兰实是华夏实力最强的军校,他的理念是让哨兵向导与普通人和平共处,要对ABO一视同仁。现兰实军校中不乏有一些没有任何精神力的普通人。由于强大的实力与先进的理念,兰实军校受到了学生的喜爱。
  “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读什么军校上,这些过家家的东西不适合我。我是黑暗哨兵,我不需要向导。不要总拿爸爸的遗愿要挟我!知道了,我只留一个月,一个月内若没有留下我的理由,我就要回塔里了。”
  纪年0062年,兰实军校迎来了新一批学生,其中SOTUS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S家的准继承人kongphop便是其中一员。他看着这些新生们满脸洋溢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与渴望,只觉得这种安逸的生活与自己格格不入。唯一能让他略感舒心的大概是在去办入学手续的路上遇到了许久不见的m了。
  “kong少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真的太让人意外了”m满脸幸灾乐祸的说着:“你家老头出了什么杀手锏啊?”
  “你少给我幸灾乐祸,我只是看在爸爸的脸面上在这里留一个月而已。倒是你,不用在Ash那边了吗?虽然很弱,但你这一身的Alpha信息素是怎么回事?”
  “我是个‘飞机员’啊,自然是要到处跑的啦。”m一脸无奈的自嘲着,“至于信息素,你知道我不能告诉你的。”
  kongphop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你虽然是S级的向导,但是不要忘记你也是个Omega,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若你有需要我可以帮你......”
  “kong!”m笑了笑,回拍了kongphop的肩膀说到:“谢谢你,我收到了,别担心,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生活过来的。等我需要,我一定找你。”
  kongphop突然间觉得自己很没有用,虽然觉醒为黑暗哨兵,拥有SSS级的精神力,却依然什么都干不了。没办法保护已故的爸爸,没办法帮助青梅竹马的朋友,上天就像给他开了个玩笑,赐了一身锦绣,却让他处处受束。一想到爸爸的死,还有对面强颜欢笑还要委婉安慰自己的m,kongphop感觉得精神力有点要暴走的迹象。身为S级向导的m自然很快察觉到了,m有点意外地说:“kong,你出了什么状况?你可是SSS级的黑暗哨兵,精神力不可能会这么波动的!我来帮你疏通一下。”
  kongphop抓住m伸过来的手,暗暗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笑道:“没事,老毛病了,我自己可以的。放心,你老铁我可是黑暗哨兵,这些可难不倒我的。你先去接待处吧!我们接触的时间太长了,分开走吧,免得受人怀疑!”
  “你真的没事?那好吧,我先去接待处等你。”m知道自己的身份比较特殊,而kongphop又比较显眼,任务在身确实不方便引起注意,虽然对kongphop的现状比较担心,却不得不先行离开。
  目送m离开的kongphop知道自己在老熟人的面前有些松懈了,居然让m知道了自己的弱点,虽然对m他还是能百分百的信任的,但是对居然犯这种低等级错误的自己,还是责备不已。他已经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开始混浊,有种要失控的预感了。他用力地握紧拳头,他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开始后悔答应了父亲留下的一个月。
  虽然后悔留在兰实,但是kongphop未免引起他人的怀疑加上又有点放心不下m,他深思一下,还是决定继续留在兰实。
  终于办理好入学手续,坐在凳子上的kongphop开始有点百无聊赖了,他已然记不起上个这么悠闲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爸爸去世后,就离开家进了塔里。之后好像除了训练就是执行任务了,每天好像都在争分夺秒,就连想起爸爸的时间都变得奢侈不已。想起爸爸去世前跟他说过做人要活的自在开心,不要被身份束缚,让他找一个喜欢的人,然后离开这里。而他好像一直做着与爸爸嘱咐背道而驰的事情,虽然对不起爸爸,但是他有一定要完成的事情,大概这辈子都没时间、也没有办法去喜欢上一个人了。
  “嘿kong,你办理好手续了吗?”难得看到kongphop在发呆的m,觉得有些稀奇,自从他爸爸去世后,每天脸都崩得紧紧的,再也没有见过他这般惬意了。
  “嗯,办好了,走吧,听说今天那些大三的高年生要给我们上上课,走,看看去。”

评论(1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