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1894》结局一后记


  晃眼过去已是二十年,三十七岁的singto不急不躁地按着自己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历经三年的拍摄,singto的第三部作品——《白狮传记》在威尼斯电影节荣获金狮奖最佳导演提名,虽然最后跟最佳导演擦肩而过,但让当年仅有三十二岁的他顿时声名鹊起。

  但是这位年轻的导演有着跟常人不一样的怪癖。明明比起演戏更喜欢幕后、明明不喜欢抛头露面的他却坚持每年参演一部作品跟各种代言广告,像是竭尽全力地想让自己的身影出现在大街小巷,在能接受的范围最大限度地增加自己的曝光率。

  记得看过一篇关于singto的报道,曾经有位记者问过他,按他的名气为什么还会接拍这么小家子气的广告。singto是怎么回答的?对了,他好像是这样说的:“希望我等着的那个人,终有一天能在街道、在电视、或者在任何一个平面见到我,然后想起我们的约定。”

  当记者问到约定的内容跟对方的时候,singto却只是笑而不语。

  每年的七月二十一号到七月二十八的一周内,不管有多繁忙,singto都会推掉所有工作背着相机回到K市的古堡这里。

  站在熟悉的门口,singto从脖子上掏出一条银链,链子上挂着两把外表十分相似的钥匙。其中一把看起来历史悠久的钥匙,身上乌暗无光泽,一块锈蚀的地方也没有,看得出它的主人有多珍惜它。

  “抱歉,锁开不了了。我换了把新的,钥匙给你。”

  singto摸着残旧的钥匙,即便过了这么多年,arthit手上的温热,还有那两根金属的触感还是历历在目。

  他拿起较另一把稍有点亮泽的钥匙打开了古堡的大门。老旧的大门夹杂着噶几的闷响,缓缓露出了幽暗的廊道。

  singto驾轻就熟地拿起扫帚清理了下四周。虽然praepailin的表姐每周都会让人过来帮忙打理一下,但是singto还是习惯亲自动手收拾一下。

  待整理好房间,外面的天色都暗沉了下去,远处的空中时不时亮着几道闪光,似乎每年这个季节,天气都不太好。singto刷着电脑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果然气象台发布了黄色警报,原本打算去深山露营的计划只能取消了。

  大雨反常地下了三天四夜,好不容易五号清晨微微转晴,singto迫不及待收拾好行囊,背上心爱的相机就踏上了前往深山的道路了。

  呼吸着熟悉的空气,即便脚上的泥土湿漉漉的,singto仍旧觉得全身都是激情。他举起相机对着天空、对着小草和大树不停地拍摄着。累了就躺着石头上拿着手指比着框框对着白云不停比划着,像要将这片美色尽收入记忆中。

  闭着眼睛吹着凉风,偶尔理一下被吹乱的头发,他突然想起自己有多久没有再梦到以前的事情了。大家的轮廓从朦胧到清晰,从清晰到模糊,他已经不大记得那些细节了。

  他突然想起往年记者经常会追问他的恋情情况,他也不是偏执地要等着那个人。他尝试过去喜欢别人,试着跟别人交往下去。但是不管试过多少次,他的喜欢也仅留在喜欢虐层,没法再前进半步。那种感觉就像穿上了双不合脚的鞋子,虽然能走路,却没办法远行。

  他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再那么深刻的爱上其他人了吧......

  突然眼前垂直飞落一只红腹锦鸡,singto想起二十年前Ork被啄得满地乱跑的情景了。他轻笑着,忍不住拿着相机跟着那只红腹锦鸡走了起来。

  最搞笑的是,不知是因为天暗的原因还是什么的,居然像是历史重演似得迷路了。singto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有点头疼地笑了。他朝着树上啄着翅膀栖息着的红腹锦鸡无奈地摇了摇头。singto就这样随意躺在地上抱着相机睡着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那只鸟的踪影,singto抓了抓头,随意清洗一下,背起背包寻找回去的路。越走着,周围的环境就越陌生,他像走进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树的尽头是一片草地,还有烈日蓝天。他沿着河流的方向走着,希望能找到出口。

  走着走着,singto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块墓碑。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是挂着两块士兵牌。singto摸了摸冰凉的士兵牌,发现墓碑的四周干净得有点奇怪,像是一直有人在整理的感觉。

  他沿着下流继续走下去,断断续续走了两天,却依然没有找到出去的路。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二十六号晚上六点了。singto有点遗憾,大概是赶不上这届的威尼斯电影节。大家大概会担心吧。原本这届电影节定在他生日的次日,任性的他还是执意回来K市过生日,这下回去估计要被念叨死了。singto想到m他们的嗓门就有点头疼。

  一阵风吹起草丛中的棉花像雪一样从空中跌落,这时河边走出一只白色的狮子。它健壮的腿踏在泥土上发着沉闷的声响,风吹着他雪白色的鬓发散乱地飘在空中,墨黑色的眼眸犀利地盯住了singto。而最奇妙的是,singto却没有半分慌张、恐惧。

  那只白狮转身朝东边走了几步,然后看了singto一眼,又继续走了。singto像有所意会跟了上去,走了几里突然回过神来却没有了白狮的踪影。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了。陆续收到大家发来的生日祝福。而当他再往旁边看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上山的大路旁了。

  .........

  “singto先生,听说这次的电影是改自真人真事的吗?”

  “singto先生,历经五年,您终于拿到金狮奖最佳导演奖,请问您有何感想?”

  “......”

  singto从容不迫地回应着记者的问题。这么多年了,记者也摸清了singto的性格,能回答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能回答的就笑而不语。即便大家对挖掘出他的八卦很感兴趣,但架不住singto低调嘴严。

  “啊啊啊!别挤啊!”

  突然一个人被挤得从人群中跌了出来,他毫无防备地摔到了singto面前。

  singto习惯性伸手拉了他一把,问:“你没事吧?”

  “没事!”那人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觉着GMMlogo的麦克风对着singto大笑着说:“听说singto先生又去了K市,请问您每年都在生日前的一周独自去K市的深山是有原因的?有人说是因为您的恋人在哪里,请问是不是?”

  大家对这个年轻胆大的少年投以赞叹的眼光,要知道这个问题可是singto的逆鳞,轻易不能碰的。GMM怎么会让这么年轻又口无遮拦的人过来采访,也是心大。

  singto看着这张稚嫩又熟悉的脸,突然冒出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被大人物点名,第一次实操的krist有点受宠若惊,他像完全擦觉不到大家的脸色一样,抓了抓头,傻笑着说:“您好,我是GMM的实习记者,kr......”

  “啊啊啊,对不起。”突然一只手抓住了krist的头,按着他往singto那边鞠了个躬,off一脸歉意地对着singto说:“不好意思,我手下,新人,不是很懂规矩,你多包涵哈!”

  “没事,”singto看了一眼krist的工作牌,笑着对他说:“我可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相信深山里会有白狮吗?”

  singto的话一落地,差点没有将记者们中炸成锅粥。大家像发现什么似得对着中心的几人猛拍着照片。于是,电影节就在这片闹剧中轰轰烈烈地结束了。

  kongphop与arthit的故事结束在了上个世纪,至于singto与krist的故事,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了。

  

  

评论(10)

热度(35)

  1. 蜜糖的苏苏阿姨狱城东卿 转载了此文字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