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9

第九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兰实机甲系的静音室内,弥漫着紧张和肃穆的气氛。每个教官脸上都凝固着阴沉,室内仿佛陷入一片死寂。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安插到一年生中的zee也失踪了。”tutah有点承受不住这么严肃的气氛而率先开口了,毕竟总得有人打破僵局啊。
  “zee是个A级的Alpha哨兵,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不见了?事情不简单。”zee是O家的打手出生,虽然只是个A级的哨兵,但要不声不响把他绑走还是有点困难的。pick有点后悔当初让zee只身一人潜入虎滩了。
  plame想到这群混蛋居然敢在他们眼皮底下就把人绑走,真的是欺人太甚!“按我说,就应该把那群人揪出来,严刑逼供!”
  “你冷静点啊!plame。”not轻轻拍了拍plame的大腿,试图让他冷静一下,接着转过头冲着arthit问道:“arthit,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先把剩下的人撤回来吧。”arthit咬着手指头,不甚乐意地说道。虽然不甘心,但是这帮人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势必还会有其他阴谋的。
  not一向都比较拥护arthit的决定,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他略想了下,当前情况这么不乐观,把人撤回了也是没办法的。“那散会后,我找他们说一下,让他们暂时归队里先。”
  “那我们之前撒下的网就不要了?”plame不是很赞成,特别是已经不止zee一个人失踪了。就这样放弃,抱歉,他做不到!“那zee他们呢?我们不管了?”
  “不是不管,但你也看到了,我们已经这么小心了。就算安排了人暗中保护他们,那怎么样?他们还不是失踪了!”原本zee的失踪就让arthit很难受,现在被plame大声质疑,他有点受不了了。“我也想把那群混蛋拉出来揍一顿!但是不能够!本来我们就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再搅和一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揪出幕后黑手!我们现在连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喂,你们两个淡定点!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我同意先把人撤回来。既然他们已经在暴露了,留在那里也无济于事。”not觉得还是先把人撤回来比较稳妥。
  “arthit,让我来吧。”plame觉得自己刚才的口气冲了点,他其实也同意应该先把余下的同伴撤回来,但是放了这么多心思,损失了这么多战友,他怎么也不甘心。特别是那群人那么明目张胆,摆明就是在给他们下马威!“让我潜入他们的基地。”
  “我不同意!”听到plame居然要以身犯险,arthit怎么也不能同意。
  “arthit!”plame一脸严肃地盯着arthit,“我是最合适的饵料。A级向导,孤儿、无背景、无亲人,性格冲动莽撞。”
  “plame...”
  “你知道的,就算你不同意,也阻止不了我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pick对plame的主意不甚同意,但是他也知道阻止不了什么,只好问清楚plame的计划,准备随时应援。
  “我大概有个目标吧。”plame想起今天遇到刚来报道的某人,他还真的没想过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在遇见他,所以是时候算算旧账了吗?还是说能再加上一笔新账了。
  次日,arthit有点不甘不愿地冲着集合完毕的新生们说道:“今日由plame教官给你们指导。”
  望着这张眉清目秀的脸庞,大家心道今天的训练大概可以容易轻松一点了。但是事实证了,真的人不可貌相啊!
  只见plame板着手,怒目横张地站了出来,眉头一皱,一声怒吼:“你们都是小学生吗?列个队也磨磨唧唧的,还给我排的横七竖八的!你们有羞耻心吗?全体都有!”
  “咔!”挖槽!这个教官吃了火药吗?这一对比,大家伙突然觉得之前的arthit教官就是个天使啊!起码他大多数情况下只会冲着一个人开炮。
  “100个蹲下起立准备,执行!”
  “咔!”上帝,能帮我们换回arthit教官吗?新生们可怜兮兮地朝着一旁满脸不乐意的arthit望去,眼神写满了SOS:教官救我们啊!
  像是听他们的呼唤,门口那边传来一个低哑浑厚的声音,“报道。”
  “停!”plame示意新生们坐下。
  众人坐下后,门口那个原本就高挑的男子显得格外的耀眼。男子那张俊逸不凡的脸上满是冷冽,配上那双暗藏煞气的眼神,显得格外的气势逼人。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报告,是指导员让我做完体检才过来的。”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我订下的时间,你们就得遵守!”plame转身让新生们起来,“既然你迟到了,那你的同伴们也要连带责任。一年的听口令,蹲下起立200个、俯卧撑200个,立即执行!”
  啊?不要啊...为什么一定要拿我们开涮!说好的关爱后辈呢?原本以为逃过一劫的大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着plame那张欠揍的脸,ward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个人就是过来找茬的!
  “凭什么?”
  “凭我是教官!”
  “你这种人也有资格当教官的吗?走后门的吧!”
  “马蛋,你说什么!”
  “说什么你不是听到了吗。”
  “你什么态度!你个目无尊长的家伙。”
  “那也要对方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如果你不能听从我的指令就TM给我滚出去!”
  “走就走,你以为我想留下对着你那张死人脸啊!”ward还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反正他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到这里读书什么的,只要能留在兰实就好。
  看着那家伙真的头都不回就走了。plame恶狠狠地暗骂道:这该死的个性倒是没有变过,啊啊啊!气死了人啦!瞟到新生们看热闹的眼神,plame忍不住怒吼:“看什么!如果不服气,就也给我滚!”
  “喂,plame,你过了。”能考上兰实的哨兵向导哪个不是有本事或者有背景的,原本对这种教官就心存怨念的新生们更加不满了。察觉到他们的精神力开始波动,arthit觉得不能让场面再失控了。“新生们听口令!跑操场十圈,立即执行!”
  跑了一会,m趁机跑到kongphop身旁细声问道:“kong,刚刚那个不是W家的ward吗?”虽然ward离开SOTUS很久了,但是对kong的这个童年玩伴,m印象还是很深刻的。特别是想起当年发生了那件事。
  “嗯。”kongphop也很好奇,当年信誓旦旦离开说绝不回来的ward,居然在建立自己的军团后还会出现在这里。
  “kongphop,你今天怎么没有站出来怼plame教官。”
  “不会被arthit上校的147圈驯服了吧。”
  “我只是想看看他们在玩什么把戏。”(kong:废话,这又不是我的cp,我为什么要站起来怼啊!你们这帮KP邪教!)
  看着新生们尽数离开,arthit才开口对plame道:“plame,你今天刚刚的行为真的过了。”
  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arthit确定ward是的确不认识plame的,按理说在SICK长大的plame应该跟ward也没有什么交集才对啊。
  “我只是单纯地在引出幕后黑手而已。”而他很可能就是幕后黑手之一,plame在心里默默补道。明明已经十之八九确定就是他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把他的名字说出来。
  “放屁!他昨天才刚办理的入学手续,你怎么就能确定是他。”虽然觉得plame不是这种人,但是arthit也的确找不到plame针对ward的原因。
  “......”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啊!plame抿了抿嘴没有回答。
  “好啦。这事你以后就不要管了。还是我来吧!”
  “arthit!你是指挥官,怎么可以以身犯险呢!我不同意!”抓住arthit的肩膀,plame深怕arthit就真的要以身犯险了。有种要把ward的身份说出来的冲动,他真的再也不想让伙伴陷入危险了。
  “放心,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能力。”arthit摸着耳朵上的抑制器,笑道:“关键时刻我会解开它的。我可比你靠谱的多了!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了,总得顺势找出蛇窝吧。”
  毕竟arthit是他们向导之中能力最强的,为了救出失踪的伙伴,plame他们也不得不同意。
  “那你打算怎么弄?”
  “我觉得你今天那招不错。”arthit拍了拍plame的肩膀,“就是选人的眼光不咋滴。”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