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19

第十九章 还债
  “你觉不觉得,ward最近都好老实啊?每天按时训练,也不惹事生非了。”
  看着台上一面倒的筛选赛,Ork坐在地上百无聊赖起来。他盯着一旁正经八百坐着的ward,简直跟前阵子那个暴躁、概不服从的那个判若两人。八卦的味道扑面而来,Ork看着这只被驯服似得狼王有点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了。毕竟REVENGE的首领可是出了名的难搞。
  暗中观察的m,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地顺着ward的视线望了过去,看着坐在那里跟not说着什么的plame,m觉得自己大概接近了真相。他抓了抓自己的尾指,暗暗一笑。原来癖好也能传染的啊。
  “听说被选上的人,有资格指定哪位教官来指导自己。”
  当然,这么有趣的事情m自然不会错过啦。他有意无意地对着Ork说,“我可知道那个wich可是一开始就锁定plame教官了。”
  “P’plame?为什么?虽然P’plame精神力很强,但是他的体能连我都比不了啊!个人赛帮不上忙的吧?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是个Alpha向导。”
  “那个wich不是放话要给plame教官好看吗?喏,光明正大的机会来了。”
  “是因为他在外斗殴被P’plame降了军衔的事吗?那要是他当选了,plame教官不是惨了?我可是知道那个wich的,狂妄自大又记仇,出手可没轻没重的。”
  “大概吧。”m突然转过头对着ward似笑非笑地说,“希望P’plame能扛得住啦。”
  任m他们在旁怎么说,ward仍旧不为所动的样子,就连呼吸频率都没有变。他像完全没有听到俩人的话,正襟危坐的冷眼看着对面。毫无悬念的,最后kongphop跟tiw以第一、二名完胜。
  就在tutah准备结束淘汰赛时,ward突然站了起来。他悠悠地走到plame他们的桌子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参加比赛。”
  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什么原因,plame一副“我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一直低着头在本子上写个不停,完全没有回应的打算。
  旁边正整理着数据的not抬起头,他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不懂礼数的家伙。大概是信息素的缘故吧,他对这个傲慢自大的哨兵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not冷漠地告知对方说:“单人赛筛选结束了,你参加双人赛吧。”
  “我不这么认为。现在是10点47分36秒,距离报名截止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十二分二十四秒中。对吧,教官。”
  “没事,让他参加。反正也不差这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同性相斥,这两个Alpha总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旁的arthit决定还是站出来打下圆场,毕竟他还是挺看好ward的能力的。他指着淘汰赛最后一名的dee说:“那你跟他比吧。”
  “不。”ward直接指着刚刚打赢dee荣获第四名的wich,冷漠地说,“我跟他比。”
  “比就比!等下可别跪地求饶啊!”被成功挑衅到的wich立马站过来说道。wich原本就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中学的时候一直位居第一、备受关注。习惯了被人吹捧的他,来到兰实后却被这群几个高阶哨兵压得翻不了身。他早就对这群人心怀不满了。再加上ward的表情跟语气,他觉得完全就是在蔑视自己,当即怒火中烧。
  从台上跳了下来,wich想先发制人地对ward踢了过去,没想到ward轻松地将他的腿格住了。ward用脚将wich另一条腿踢开,并在他摔倒之际迅速骑了上去,朝他腹部猛的打了一拳。这拳力度之猛,差点没把wich的肺击爆。
  wich猛咳了几声,抬腿想将身上的ward踢开,却让ward握住了。ward将他的腿关节反方向狠狠往后一折,这下他倒是完全没有挣扎的能力了。
  ward手速之快让wich完全反应不过来,快到连身体都没来得及感受痛感。wich一脸惊呆看着ward悠闲地放开自己站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输了,而且还输得这么难看。
  “赢了的是不是可以自己选择教官指导?”放开如同烂泥的wich,ward朝低头修改名额的arthit问。
  “是有这种说法。怎么?你有心仪的人选了?”
  “那么,可以让plame教官给我指导吗?”
  “为什么啊!”在旁一直装死的plame,听到自己居然被ward指名,当即不淡定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瞪着对面搞事情的人百思不得其解。我最近可没有招惹你啊!
  “我认为plame在技术上可以给我很好的指导。”ward淡定地开始睁眼说瞎话。
  “可以。”arthit想了想,便应了下来。比较看热闹不嫌事大,他对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很好奇的啦。
  喂喂喂,你们两个不用问过我吗!该死的arthit居然就这样把我卖掉啦!
  plame简直要抓狂了,他差点没上前掐住arthit的脖子。当然啦,他暂时还没有这个胆量。所以他把怒火尽数对着罪魁祸首。
  “你搞什么啊!”
  “还你人情。”
  ward一脸“老子帮了你,你还不领情”的模样,让plame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哈?”什么鬼啊?你说清楚再走啊喂!看着自说自话离开的ward,plame简直一脸懵逼。
  “你跟ward说了什么?”
  kongphop也觉得ward最近有点奇怪。原本只专注收集情报的他,老老实实来培训不说,现在还会主动参加比赛?简直不要太反常了!
  “你猜。”把头压在kongphop的肩上,m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笑着,“要不你出个价,我满意的话就告诉你吧。”
  “算了,不感兴趣。”推开m的头,kongphop自己对这个人的尿性太清楚了。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哼,无趣的人。”m哼了一声,这个一板一眼的人永远学不会风趣(他只是不对你风趣而已啦!)。
  m看着他们,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m突然燃起了参加比赛的欲望了,他两眼放光地对着kongphop说:“不然双人赛我跟你组队吧?”
  这个算盘倒是打得响,跟一个SSS级的黑暗哨兵组队,怎么看也不亏。
  “你?双人赛可是哨兵向导组合的,你现在不是哨兵吗?怎么跟我组队?”
  “哦,我忘了。”怎么把这茬忘了。m遗憾地摆摆手。
  摸了摸下巴,m望一旁跟别人聊着天的may。他觉得是时候开始实行计划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