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32

第三十二章 原来粉红奶冻也不会一直都是甜的
  不知道在门边坐了多久,arthit突然像心有灵犀般抬起头朝对面楼望去。kongphop宿舍的灯亮了。
  想到他一直以为自己会迟钝的发现不了他搬到自己对面的事,arthit就不由地露出了一丝苦笑。
  傻瓜......
  arthit撑着旁边的鞋柜勉强站了起来,跌跌碰碰地走到落地窗旁边拉开一道缝隙。他有点在意kongphop为什么走了那么久,却是在宵禁前才回到宿舍。
  刚好kongphop从房间走了出来,他站在阳台上朝着arthit这边望过来。他难得沉这脸从口袋取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了几口,似乎这样就能让口中辛辣的味道能减轻一点痛感。
  kongphop靠在栏杆上,犹豫片刻,拿出手机发了一个信息过去。接着他一脸哀痛的用手将烟头碾灭,扶住头,隐约间能的看到他指尖滴落的泪水。
  即使隔着玻璃,arthit也能感受到对面那人的悲痛。空气中紊乱的信息素,让arthit的心也提了起来。
  你不是SSS级的黑暗哨兵吗?为什么精神力会这么凌乱......arthit伸手想打开窗门走出去问问原因,却还是忍住了。他只是静静站着,沉默的看着这一切,什么也做不了。
  一个站在外面吹着夜风,一个默默的在玻璃后陪着,两个人都彻夜难眠。
  天微微亮了,kongphop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一脸凝重地离开了。看着离开的人,arthit拍打了一下麻木到没有知觉的腿,终于支撑不住跌坐了下去。
  夜里,已经躺了一天一夜的arthit,在床上翻来滚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了。pick他们给他带的东西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边,他是一口也吃不下去。起身看着空荡的房间,心好像也空荡荡的。扫了一下闹钟——八点十分,他决定还是起身出去走走。
  肚子似乎已经饿到没有知觉了,却还是没有吃东西的欲望。arthit不知不觉走到了奶茶店,他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估计时间有点晚了,店里也就零零散散坐着几对情侣。他恍恍惚惚的走到柜台旁等着点餐。
  好不容易等前面那对打情骂俏的情侣点好东西,arthit对着店里的noon说完“要一杯粉红奶冻”时,就看到旁边的kongphop了。原来两人刚好被那对情侣遮挡住,再加上两个人都精神恍惚也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信息素,俩人就这样以这种方式突兀的见面了。
  看着kongphop躲开自己的眼睛,arthit把手揣进兜里握得紧紧的,有点不知所措地移开了视线。两个人干站着,就这样尴尬的不出声也不离开。
  arthit瞄到他通红的眼睛还有憔悴的样子,有种冲动想去拍一下他的肩膀问问他怎么了。他做好一切心理暗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张嘴的时候却被店里的noon打断了。
  “这是您的粉红奶冻。”
  noon笑着把手里晶莹粉嫩的饮料朝递了过来。arthit有点慌忙的伸出手要接过来,只见noon有点抱歉的说,“arthit,奶冻是这位同学的,我忘了告诉你没有糖浆了,你要换其他的吗?”
  arthit愣了一下,将手缩了回去,他现在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没关系。”
  kongphop偷偷用余光扫了一下arthit,却不敢直视arthit的眼睛。他咽了一下口水,张开口,好不容易组织出语言跟noon说,“请给他吧,我下次再买了。对不起。”
  “谢谢。”arthit对着将东西递过来的noon佯笑着,小声的道了声谢。伸手接过奶冻,想到kongphop连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就离开了,他突然觉得手里的冷意都能传到心里了。明明是自己的抉择,心为什么还是会隐隐作痛。他拿起粉红奶冻轻轻的吸了一口,原本的甜蜜也变得苦涩不堪。
  原来粉红奶冻也不会一直都是甜的啊......
  “喂,arthit!”教官团的人,远远就看到arthit站在店门口那里,一群人结伴走了过去。
  “你身体怎么样了?”
  not这两天因为新生营的事跟队里的任务,没有过去看望arthit。虽然听说他恢复的不错,但是没有见到人怎么都有点放心不下。现在看来,既然能下床走动了,那问题应该不大了。
  “嗯,还行。”
  “哎,你就好了,老娘快累死啦。”tutah走上去搂住arthit的肩膀,像树熊一样挂了上去,“今天双人赛的参选人也筛选了出来了。本来人手就不够,队里又额外给我们安排了任务,人家已经两天都没有见过那张宝贝的床了。”
  即使在听着同伴的碎碎念,arthit却仍然止不住发呆,他望着kongphop离开的方向,眼神尽是呆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今年的新生素质不错,”plame撞了一下arthit的手臂,调戏的笑道:“特别是你那个0062。他跟praepailin那队,SSS级哨兵加上SS级向导,前三甲肯定毛问题......”
  听到kongphop已经跟praepailin组队去参加双人赛了,arthit突然心悸了一下,猛得将手里的奶冻碾扁了,满满的奶冻顺着他的手流了下来。
  “没事吧?给。”
  误以为是自己太大力害得arthit把手里的饮料弄倒了。plame急忙的拿过arthit手中的杯子,再从口袋中掏出纸巾递给他,示意让他擦干净。
  “哦,没事。谢了。”
  “你今天怎么老是呆呆的?”not担心的看着他,“精神不大好?烧还没有退吗?”
  “没事,睡太多了。”
  “啊!幸福的人,可羡慕死老娘了!”tutah趴在arthit背后用小拳拳捶了他几下。
  pick走上前推开tutah,一把勾住arthit的肩膀恶作剧似得笑道:“双人赛都是匹配度比较高的哨兵向导参加的,一般参加比赛完后的哨兵向导最后都会在一起的。毕竟匹配度高的,比较容易产生火花嘛!哈哈哈!我看你那个0062要跟别人跑了。”
  “那去年又没见到你跟arthit配对成功。”tutah摸着被推到的肩膀恶狠狠地吐槽。
  “神经,就算是哨兵向导也要是Alpha跟Omega才能产生化学反应的嘛!两个Alpha要怎么搞。”
  “今年估计又有几对哨兵向导组合要产生了。”
  一旁的众人完全没有注意到arthit的反常,继续兴奋的讨论着。arthit已经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他抓着纸巾低着头慢慢的擦着手,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