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34

第三十四章 你会是他吗
  “你是傻子吧!”
  看着plame差点被擒,跟在后面的ward在千钧一发之间救了plame。那群人一见援军到了,果断放弃捕捉plame的想法立马撤离了。
  ward很是无语,这个人都没点自知之明的吗?体能这么差居然还敢单枪匹马追上去,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吗!(梁静茹OS:宝宝表示这个锅不背啊!)幸好自己及时赶到,不然plame指不定会被抓走,这人简直没有智商可言。
  越想越不可思议,ward忍不住又骂道:“做事这么鲁莽,你果然是走后门才当上教官的吧!”
  “你TM说什么!要不是你插手我早就抓到他们了!”对于对方觊觎自己能力想抓住自己的想法,plame自然早就看出来了。原本只是打算佯降,让对方放松警惕的。这人半路杀出来搅局就算了,还恶人先告状。plame觉得自己才是想揍人的那个,所以这人是猪吗?他怎么永远都搞不明白呢,向导的优势可从来都不是体能啊!
  “你才傻逼,没看到我在引蛇出洞吗!”
  “没有,我看到你在找死。”
  “喂,你!”
  “轰!”
  原本吵着的两个人,突然间听到一声巨响,跟着整栋楼晃动了下。plame刚转过头要看个究竟,就突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被ward扛了起来。被ward扛着、飞快地跳跃着的plame只觉得脑袋晕坨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他回过神来,他从ward的后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楼面以着诡异的速度坍塌下来,突然间心里一阵拨凉。他伸出手,拼命拽着ward的衣服大喊,“喂喂喂!停下来!停下来!arthit还在上面呢!我TM让你停下来!你听到了没有!放我下去啊,混蛋!”
  完全不理会身上那人的打闹,ward憋着口气迅速逃出危境。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太危险了,他怕自己一个松懈,就会在一个瞬间被周围的落石给埋没。
  一口气抗着plame冲了出去,确定到了安全的地方,ward才反手将背上的plame扔了下去。
  翻身一站稳,plame往ward的脸上狠狠地揍了一拳,“我说了让你放老子下去,你TM耳聋了吗!arthit还在里面呢!”
  冲着plame要往回跑的背影,ward淡淡的说道:kongphop有跟着他。”
  “kongphop?”
  plame一听kongphop跟在arthit身后便长出口气。毕竟这个沉着冷静的SSS级黑暗哨兵还是很让他放心的。他刚松了口气打算联系arthit,就听到了校内的警报拉响了。ward一把抓过他的手领着他躲开闻讯赶来的警卫兵们,一个矮身带着他迅速从现场撤离。
  “你那边都戒严了,走,去我那里。”
  眼看arthit跟ward那几栋宿舍楼都已经被警卫兵包围了,连警示灯都亮了起来。plame决定还是带着ward回自己的宿舍,毕竟他那边比较偏远,守卫也相对比较薄弱。下定决心,他果断拉起ward往自己那边跑去。
  俩人从窗户爬了进去,一着地,ward迅速给kongphop发了个短信。毕竟没有得到信息,还不能确定他们俩人是否真的已经安全了。
  “arthit他们怎么样?”
  “没事,kongphop带arthit上校回他宿舍了。”
  plame松了口气,要是arthit真出了什么事,他可不会原谅自己的。一松懈下来,他就开始觉得两个人气氛有点尴尬。好吧,看着抱着手,安静地靠在窗边闭目养神的人,大概只有他才觉得尴尬吧......
  还是一副死人脸。看着ward脸上的乌青,plame想到刚刚冲动的那拳,懊悔地抓了抓头。他转身走到厨房那里,取出昨晚剩下的饭、鸡蛋还有蔬菜自顾自地炒了起来。
  “喂,给。”犹豫半响,plame走过去把炒饭放到了他旁边的窗台板上。
  “不用了。”听到声响,ward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他淡淡回了一句,“我不饿。”
  “做都做了,吃不吃随你。”plame翻了个白眼,就走回饭桌那里坐下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他可是从中午就一直埋伏在钟楼里,现在已经是饿到不行了。
  这个味道......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ward猛得睁开眼睛。他疑惑地拿起碟子闻了闻,然后拿起勺子勺了一小口试探性抿了抿。甜的?他有点吃惊地望向一旁吃的不亦乐乎的人,然后再勺了一口。咀嚼着口里的饭,熟悉的味道冲上了蓓蕾。他有点激动地紧握住拳头,他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么多事的。但是除了bank,从来也没有人会炒出带甜味的饭的。还有这熟悉的味道、口感......
  经过一天的闹腾,plame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他连碗都赶不及刷就关灯躺在床上睡着了。
  黑暗中,一直在旁边佯睡的ward睁开了眼睛。漆黑并没有给哨兵带来太大的不便,他能很清晰地看到plame的每一寸肌肤。盯着这张睡得毫无防备的脸,他想了很多,却终究搞不清为什么plame会如此清楚自己的事情。
  身高、性别、性格、样貌,连最基本的信息素都对应不上,而自己却仍然觉得这个人熟悉不已。所得到的情报却跟自己的直觉对应不上,ward觉得自己又开始狂躁了。看着睡熟的plame,他咬着牙龈将癫狂压制了下去,至少在别人的面前自己得保持清醒。
  你会是他吗......明知道这个可能性基本上为零,却抑制不住内心的狂欢。他站在一旁盯了这张清新俊丽的脸,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他突然伸手从plame头上迅速拔出一根头发用袋子装了起来。
  走到窗前,他回头再望了plame一眼,转身从窗户跳下去。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