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城东卿

墙头千千万,每个都珍爱ε٩(๑> ₃ <)۶ з做个佛系粉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圈地自萌ヾノ≧∀≦)o

一年生同人《漩涡》42

第四十二章 联盟
  “怎么样?”
  弯腰走进一间临时搭建的小帐篷里,plame跟tutah询问着现在的情况。
  “嗯,刚得到情报,大概有七只老鼠在虎视眈眈。”
  tutah一脸兴奋的破解着拦截下来的代码。突然间,他笑着拍起手。“位置确定了。”
  “等等,这个坐标不对劲。我过去现场看看。”plame指着那两个朝村庄后山迅速移动的光点说道。
  距离礼场是越来越远了,太可疑了。
  “喂喂喂,你等下啊!找个哨兵陪你去啊喂!”tutah摘下耳机冲着plame大喊。这可是个体能战五渣的货啊!
  “不用了,两只老鼠而已。”plame向他摆摆手。虽然后山上方视野宽阔,但是离礼场可是有好几公里的,风又大。按理说侦查、暗杀都非常困难。为什么会往那边跑呢?
  用精神力将自己气息隐藏起来,plame看着手机里的光标,顺着指示到了附近。他看到了其中一个人。那人正趴在地上,拿着狙击枪往礼场那边瞄准着,一动不动。
  虽然找不到另外一个人,但现场没有其他人的信息素。对比一下那人的身型,plame快速分析着用武力解决的可能性。他判断自己赢得几率很大后,果断决定放出精神力,将精神触手偷偷潜到那人身后。
  被plame成功入侵精神领域的人,抱着头大吼一声,跪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着。
  plame从暗处走了出来,他的精神体跟着他一同站到狙击手的身边。接着他的精神体对着那人将精神力渡了进去,那人已经进入了半游离状态。
  plame抓起那人的头,紧盯着他的眼睛,问:“你为什么要过来这里?”
  那人看着plame的眼睛,用仅剩余的理智挣扎了一下,却没有任何作用。很快他的眼神完全空洞起来,抓着要爆炸掉似得头,嘴巴却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暗......杀......”
  暗杀?这个距离?plame目测了一下,这里距离会场起码有三公里不止,这种距离加上风向各种不利于素,想在人群中正中目标可能性太弱了。所以他断定,狙击手的目标应该不是tum。
  “谁是你的目标?”
  “......”
  还未等他说出来,plame突然感觉有人站到他的身后。他侧身猛得抄起旁边的石头砸了过去,接着转身一跳,往身后那人身上狠狠踢上一脚。
  只见那人,轻轻松松往后了一退,张手抓住了plame的腿。plame一受制,利用对方的手做支点,翻身往后一倒,顺势将另一条腿勾到那人脖子上夹紧,用手撑住地面勾住他狠狠往前一摔。
  那人却不慌不忙地抱住plame的腰,带俩人往前滚了两下。plame没想到这么轻易让人破解了攻击,他展开精神力就要朝那人击去,却听到身上那人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没想到你打的还不错。”
  “我杀人更厉害你要不要试试?”plame咬牙切齿的看着压在身上的ward,用力推开他站了起来。
  “你的量子兽是什么?”怎么看起来都怪怪的?ward看着旁边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总觉得熟悉得很。
  “我没有量子兽。”plame整理了一下衣服,将精神体隐藏了起来。走向狙击手那想继续查问时,身后的ward带着他朝一旁闪去。
  一声枪响,被捕捉的狙击手应声倒下。
  ward突然站起来,朝空气中闻了闻。接着他像受了刺激似得,满脸涨红、瞪大双眼怒视这树林里头,手上的青筋直冒着,像只被激怒的狼就要往前面扑过去。
  golf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受到ward情绪影响的它,不停地原地刨足低吼着。ward一下指令,它就怒吼着朝那边紧追了上去。
  “呜呜......”
  跟着冲上去ward听到plame不自然的呻吟。回头一看。只见plame抱着自己的头,瞪大眼睛也不敢大声喊出来,坐在地上抽搐着。
  感应到已经越走越远的信息素,plame咬咬牙,死命盯着消失在树林里的黑影。看着因为羁绊关系无法再前进一步的golf正不甘地怒吼着,ward犹豫了下,转身狠狠往树上踢了一脚。最终还是选择回到plame身边。
  “喂,你没事吧?”
  察觉到plame的精神状态异常,ward担心地询问着。他对精神疏导那方面不甚擅长,也只能干瞪眼看着plame自我调节。
  看着满头大汗的plame,一旁的golf也担心爬到他的身上,不停舔着plame苍白的脸。
  “没、没事。”
  稍微平静了点,plame伸手摸了摸golf的耳朵。看着死去的狙击手,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他拉着ward递过来的手,他勉强的站了起来。
  “走,先回去看看情况。”
  俩人一同回到礼场。原本tutah正急着跟arthit说plame失联的事,一看到plame他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你是死人吗!手机也不回!吓死老娘啦!”
  “好啦好啦,我错了错了!”
  plame陪着笑躲着tutah不轻不重的小拳拳。正好not也回来了,他们就都简单交待了一下各自的情况。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这边伏击的人员全部落网了。但是谜团却仍然没有解决,为什么那个狙击手会跑那么远伏击一个不可能击杀到的目标呢?或者说目标根本就不是tum呢?还有为什么潜伏进去的三个人攻击的是arthit他们而不是tum呢?
  “要不要合作?”
  在旁边的ward突然间冒出一句话,“我大概知道那群人的目的。”
  考虑了一下,arthit站了出来,“原因?”
  “我觉得他们的目的应该是你身上的芯片。在野党什么的大概也只是个掩护而已。而我,对你身上那个芯片也很好奇。”
  “给我一个合作的理由。”
  “你们不是破解不了密码吗?我这边有人能破解它的防御程序。”
  ward决定把底牌也亮出来,“我知道那个是什么组织。“
  “成交。”
  达成协议后,ward回到跟kongphop约好的地点,顺便把合作的事情交待了一下。
  “等等,”m听完来龙去脉总觉得ward隐藏了点什么,他走到ward面前问,“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合作的事,之前可从来没有听说你有这种打算。”
  “芯片。我要知道芯片的内容。”想到那个人居然会自己过来抢回芯片,那这个东西就一定不简单!
  “ward,你在着急什么?”kongphop觉得ward跟白天的精神状况很不一样。整个信息素充满了仇恨的味道。
  “刚刚,我遇到了那个人!”
  想起在bank尸体上残留的信息素,ward忍不住狠狠往墙打了一拳。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让凶手从自己眼前溜走!那个本该被他千刀万剐的人渣!
  “你没发现自己的精神力越来越混浊了吗!”身为向导的m觉得有义务提醒一下ward,他明显感到ward的精神力已经临近奔溃的边缘了。再不找向导疏导,ward很快就会进入癫狂状态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着急!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保持清醒多久。向导素对我的作用越来越小了......我没有时间了!”
  “ward,你该找个向导了!你这样,终有一天会迷失自我的!”虽然知道ward在坚持什么,kongphop还是忍不住提出建议。
  像是想到什么了,ward难得的笑了起来。只不过他脸上的笑却比哭更让人难受。
  就算找到合适的向导,我也没办法跟他结合。而且心死了,精神又怎么不会枯竭呢......
  “放心,一天没将那群人渣碎尸万段,我一天还能坚持下去的!”
  “P’plame呢?你没办法接受其他的向导,那P’plame呢?他对你很特别不是吗?你最近不是很在意他吗?我可是看到你一直看着他。”kongphop理解ward的想法。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如果让他跟arthit以外的向导结合,他大概也会选择迷失在信息洪流中。
  “不是!我跟他不是这种关系。”我只是觉得他很熟悉,我只是曾经以为他就是他。
  “会不会P’plame就是bank呢?你要不要测一下他们两个的DNA......”想起之前ward的话,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看着两人的相处,m总觉得那个plame身上应该隐藏了些秘密。
  “不可能的,当初是我亲手用‘炙炎’将他的尸体焚化的。他不可能回来了......”
  而且我早就对比过他们两个人的DNA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kongphop,如果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别放手。”当初果然不是自己自作主张以为在保护bank将他赶走的,那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ward真心希望kongphop不要走自己的老路。
  “珍惜当下,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个先来。”
  
  

评论(15)

热度(20)